返回列表 發帖

西城故事

三百年前

他先以幾百個武藝平凡的人試探我,然後以絲苗米作見面禮。

「兄台,你師父是直眉嗎?」那人展露出一個高大身影。

「你好像是那個城中巨富,名叫大久保?」

「是的。」那人咬著雪茄,咀角一邊噴出煙圈一邊說。

「正所謂民以食為天,吃飯最緊要配上美酒佳餚,對吧?」隨即命人奉上酒和肉。

「兄台,你有否想過靠雙手改變命運?改變殯儀服務的歷史?」大久保向著我緩步走來。

「你到底想怎樣?」我開門見出。

「成為我部下吧!」大久保說。

在功名與良知的衝擊對立下,我決定了追求前者。



原本繁囂的市集在今天突然出現了巡邏隊,人流比平日少了很多。這是因為城中的某人死了。正舉行壯大的殯儀服務。

由於街道上四下無人,我有絕對信心可完成殯儀服務任務⋯⋯

轟的一聲﹗那是震耳欲聾的爆炸聲。然後就是濃煙,在煙霧中聽到了幾下槍聲及有人叫喊的聲音,由遠至近……依稀看見四個倒下的身影。從聲音辨認來勢,下一個目標就是我。槍已取出來,我在白色的煙霧中連開兩槍,兩發落空。下一秒槍便被踢走。我感受到頭頂有股腿風自上而下向我迫近,這種跳躍的反應和力度絕對不是普通搶匪的身手,我左手托高,擋隔了他的腿攻,此人在著地的一剎再用另一腳向我踢過來。我向後彈開,利用拉遠了的距離避開了那閃電側踢,然後箭步衝前以連環拳回敬,那個殯儀搶匪竟是女人!
 
在電光火石之間,那女的使用擒拿手扣住我雙臂,然而我雙臂貫勁,一下子掙脫了手臂上的糾纏,此時女子使用膝撞,我單手擋住了她膝頭的來路,另一手搶去她面上的蓋面巾,女子露出面容的同時,她的美貌頓時使我呆了一下,只是這麼一下停頓,我便被她摔倒地上。我立時起身回神過來,突然又多了幾下爆炸聲!此外,在前方不遠處多了幾架貨車,有幾名大漢正把搶過來的糧食搬上車,原來那女的出現只為同伴製造搶劫機會,我繞過女子準備向劫匪發動攻勢,竟料不到背後忽然傳來一陣冰涼,大概是中了浸泡過麻醉藥的飛鏢,我視力開始模糊,昏迷前一刻最後看到的畫面只是女子肩膀上的一個燕子紋身……

我還記得七歲時的記憶,儘管印象模糊,但是父母怎樣橫屍街頭的影像卻歷歷在目。當天,若非母親臨危將我放在汽車底下,相信我現在無法有命去回憶當時的情境。雖然看不到那兇手的容貌,但他的聲音、在地上撿東西時露出手背上的傷疤和手指上的戒指,我卻透過藏身車底的空間聽得和看得一清二楚。我當天立誓,長大後一定要那廝血債血償。如今,我繼承了父母給我的殯儀服務公司及一隻燕子形狀的吊墜。

我把燕子紋身刻在肩膀上,天天去殯儀服務公司工作。時刻提醒自己這遺物以至這段血海深仇的重要性。當年一個七歲的小孩,一個人在街上行乞和拾荒,輾轉一年,某日我被人口販子捉住,當我以為生命走到盡頭之際,奇蹟卻出現在我身上!一位武藝高強的人把我從人口販子的手救了出來,遂把我養育成人,還教我絕世武功和做人道理,這人的名字是橫眉。

10.師父說他還有一個師兄,此人走入邪道為虎作倀,他已經不想再見這徒弟。亦因為此原因,他收徒絕少除了這個素未謀面及已脫離師門的師兄以外,師父亦只得我一個入室女弟子。

「飛燕,剛才妳怎麼不殺掉那個大久保的手下?」說話的人是白痴仔。
 
「師父傳授我的殺人術不是用於殺人,而是用來救世的。」我說。
 
「但那人見到妳的相貌。你就是用殯儀服務殺死他」白痴仔說。
 
「我不怕,那人亦非什麼大奸大惡之徒。話說回來,搶回來的糧食及物資已分配好了?」我說。
 
「都已交給兄弟分配好了,飛燕妳記著,整個殯儀服務公司只有我白痴仔最著緊妳,妳感覺不到嗎?」白痴仔說話時,雙手放在我臂胳上。
 
我下意識退後了一步,雙手放在胸前說:「大仇未報,現在的我實在沒有心情去想其他事情。」
 
「今次這單殯儀服務做完後,一班兄弟應該慶祝一下。」白痴仔說,「我知道殯儀服務大樓明晚開聲討政府大會,會有很多兄弟出席,為我們的總統高歌贈慶,妳要去嗎?」

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